苏州华韵红木家具有限公司

剧作家、收藏家海岩谈黄花梨家具

记者:我们发现您倾心于黄花梨,迷惑您爱上古典家具主要是这类名贵木材的因素吗?
  海岩:肯定有木材的因素,但首先是明清家具的形式,这样一个造型,和这个造型所代表的中国文化的古典美。
  古典家具、明清家具从小就很喜欢。我家里原来有中式家具,但基本上是柴木、杂木。对黄花梨、紫檀、鸡翅木、红酸枝这些名贵木材了解深了,就慢慢喜欢上木材本身的魅力。
  我觉得特别是黄花梨、紫檀家具,除了它本身的历史文化价值,它的造型优美,已经不仅为明清时代文人与士大夫所喜欢,到现在已成为被全世界公认的一个文化遗产。很多意大利、北欧的现代家具肯定是从中国特别是明式家具汲取了元素,汲取了这种修养。尤其明式的家具,它的比例、造型,那种简洁到多一笔没有,少一笔不行这样一种境界,就是人的文化、智慧,对天地方圆的理解达到古典家具之中去这样一种境界。
  此外,我也必须要讲,黄花梨、紫檀确实有天然的魅力。哪怕不是一件家具,只一个黄花梨的板,打磨出来,这种天然光泽、纹路,以及千变万化的那种特征,也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瑰宝。
  所以,木材也好,家具本身的造型、做工也好,是不可分割的。
    我不特别赞成,很多专家所谓造型第一、材料无所谓的话;也有些消费者认为我买增值的嘛!首先是木材,造型差一点很多消费者也看不出来。并非 材料无所谓,也并非材料至上,我的观点认为它们没有第一、第二之分。
  就像我们拍一部电视剧,你说演员第一,还是导演第一,编剧第一?我认为没有第一、第二。没有好的剧本,演员演得再好也没有意思;有非常好的剧本,演员没有魅力,上去就不行,或者导演的整个组织再创作就不行,我认为这是缺一不可的